“生孩子”这件事情到底可怕不可怕,母亲是太伟大还是实在没办法……

下面我给大家写一下生孩子的真实过程。

我是剖腹产生下了孩子,原因是宝宝出生前胎位是“臀位”,无法自然分娩。(正常的宝宝都是“头位”,即头朝下。如果宝宝臀部朝下就属于难产,在古代是要一尸两命的,真心感谢现代医学。)

下面写到正文了,大家久等。

怀胎九月,很快就到了最终见分晓的时刻!正常的孕周是40周,宝宝在妈妈肚子里待满40周之后就可以快快乐乐的来到人世间。不过医学上其实等宝宝长到37周的时候就已经“足月”,自己已经准备好可以出生了,但是如果早于37周就属于早产。早产有风险,出生需谨慎。

我怀到37周的时候挺着超大无比的肚子去医院做产检。我的医生是个年近50岁的产科主任,手上接过成百上千个婴儿,经验一流。她托着我的脖子把我扶上床,然后在大肚球上摸来摸去,摸来摸去。然后她把我拉起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陈林啊,你这是个臀位,需要剖腹产,你怎么看?”

我带着哭腔说——

我说:“医生,我们不是已经约好了下个礼拜一上午8点剖腹产么?5555你怎么又说一遍啊?”

医生说:“哦……那我把记在手机上。”然后她拿出手机,我盯着她记在了日程里。我还是不放心的说:“医生你不要忘了,我手术前一天晚上再给你发信息哦。”

剖腹产前夜,我真的给医生发了短信,提醒她第二天上午要给我剖腹产。她没回我的短信,但我也还是安心的睡觉了,并没有催问她(因为我担心把医生问的不耐烦了她会发火,我内心还是很怕她的。)

第二天早上7点钟,护士进来给我“备皮”。这个专业术语屌吧?“备皮”的含义就是把阴毛刮掉!你没有看错!就是把阴毛刮掉!!!她一边用小剃刀刮毛毛一边对我说:“外面那一大群人都是你的家属吧?5点半就来了,有十几个。”我艰难的仰起头,让人出去看看都有谁。

爸、妈、公、婆、姐姐,怎么数都没有十几个啊……后来问了,闺蜜宁宁小姐携老公、司机刘叔叔等各门各派的亲朋好友都云集于产科大厅。我并不是吃惊于大家都来看我,而是吃惊于大家怎么能起这么早!

“备皮”结束后,护士帮盖上毯子(此刻我没有穿裤裤)。然后一个很老的大叔(要么说他是老爷爷吧)来到我的床头。大叔是负责把我抱上推床的,我看他一脸沧桑颤颤巍巍的样子,很担心他力气不足会把我摔到地上。不过实际上他有着超越他年龄的体力,抱的又稳当又利落,不愧是专业的!

然后我就随着轮子吱哟吱呦的滚动,平躺在床上被老爷爷推出了病房。在走廊里我与夹道欢送的亲朋好友们say goodbye。

我挥挥手:“我生孩子去了!”

然后一道门,又一道门,走到某一道门的时候老公就消失了。因为剖腹产属于手术,家属是不能陪同的。

我被推进一间有点像《美国队长》里机器人改造室一样的手术间。一张很窄的绿色的手术台,然后周围都是看上去很屌很屌的仪器。四五个护士小姐,都非常年轻,后来知道都是主刀医生的学生,是专门来观摩的。我四肢摊开的躺着,周围都是陌生人,只有靠近我头部的一位老太太是我上次送红包没送成的麻醉师奶奶。她摸摸我的头,我看到了熟人,非常激动。她让护士小姐先给我插尿管!!!

卧槽,尿管???

“放轻松哦。”护士小姐说。说的轻巧,这让我怎么放轻松???说时迟那时快,CHUA的一下,一根异物插进了我的一个奇特的身体部位。

麻醉师奶奶又摸摸我的头,让我蜷缩成一颗虾的形状,要给我上麻药了。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矛盾,谁能胸口抱着一颗巨形大南瓜然后抱紧双膝蜷缩起来呢?anyway我尽可能努力的做了这个动作。然后麻利的上完麻药。

然后,整个人就爽了!

身体奇特部位也不难受了,反正整个人就是很爽了!

下面终于要讲到正题中的正题了。

主刀医生姗姗来迟。“医生好!”我很乖巧的跟她问好,尽一切可能的获取她的好感。她跟我简单闲聊两句,然后居然就动刀了!!!!

哎!哎!我还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你这太突然了吧!!!

医生“滋溜~”一下就把小肚子划开了。然后伸手进去摸来摸去,大概摸了半分钟。她说了这辈子我听过的最五雷轰顶的话:

陈林,你这是个臀位啊

我顿时觉得天崩地裂,欲哭无泪。虽然下肢被打了麻醉,但我还是隐约觉得医生在我原本的刀口旁边又补了一小刀。

然后她又把手伸进去,摸啊摸啊。这次摸的比较久,大概摸了5分钟。然后医生说:“你的胎位有点高,我们现在要拽下来,可能会有点疼。”

我!!!!!!!!!!!

这这这,这是有点疼啊??这是疼炸天啊!!!!!!!!!!!!

很快我就疼到突破天际了,深刻的感到自己已经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想着,我年轻的一生到此也走到终点了,连孩子的面也没看见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的语气异常冷静,万念俱灰的对医生说:“医生,我可能要死了。”

医生居然停下来,萌萌达的问:“为什么呀?”

我用尽最后一点体力说:“太,疼,了……”

医生开始了现场教学,指着我头部后面的一个巨大的显示屏,对她的女学生们说:“心跳,血压都在正常值,不会死的。”说完还与学生们交流了一下眼神。护士们纷纷点头。

“这是内脏被牵引下来的疼痛。虽然打了麻醉,但是感觉嘛,总是会有的。”

拽着拽着,突然医生大吼一声:“看什么看!上啊!”我被吓了一大跳。然后身边几个护士纷纷围到我的床边,争先恐后的把双手压在我的胸上开始用力摁。七八只手一起扑上来,可是我的胸口总共就这么大的面积,哪里放得下这么多手?那些手在我的胸口堆积如山,简直是手压着手,手叠着手。

胸口碎大石啊!!!!

然后我就听到了小孩的哭声。我仰头看看,感觉应该是隔壁产房的声音。但其实是我的宝宝出生了。这也太快了吧???

过了一会,医生拿了一个法式长棍面包一样的东西晃在我的头顶,问我:“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我当时就深刻的愣住了,这是什么鬼?我定神仔细看了一下,原来是宝宝的双腿被医生拉开,由于视角的问题,从下往上看上去就只有两条横叉的腿在我上方,而且还是紫色的。

上海话问“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就是在问宝宝性别是男还是女。医生问产妇这个问题,一方面也是为了检测产妇此刻的神志是否清晰。但是由于我脑力确实跟不上,愣了好久好久,完全看不懂面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沉思,又沉思,整个产房里的气氛也随之非常凝重……

最后,我说:“呃……是小弟弟?”

产房里顿时喧闹起来,“对的,是个小弟弟!”然后大家就热热闹闹的收拾碗筷,啊不是,收拾手术刀具去了,然后其中一个护士就把小娃娃拿去称重做清洗去了。

我的肚子还没合上呢,能不能先把我肚子缝上然后再去给小孩洗澡呢5555?医生过了好一会终于过来开始缝针。“一、二、三、四……”医生一边缝针,大家一边齐声数数。最后我清晰的感觉到医生在结尾处打了一个结。

然后我就被原先那个大叔又推回房间。走廊里夹道欢送的亲戚一个不少,甚至连队形也没怎么变化。

文章开头的那根尿管后来又伴随了我好几天。第二天清晨,医生居然还能记得我刚生完孩子,她匆匆跑到我的房间来,对我说了三句话:“多翻身,不要用束腹带,一周之内不要穿比基尼。”然后匆匆又小跑着走了,去做手术了。

谁会刚生完孩子就穿比基尼啊!!!!!!

这就是我整个生孩子的过程。如有不清楚的部分欢迎提问,知无不言是我的优点。

1-pic

你们看我这么正经的眼神,我是那种会乱说的人?

  • 2017年2月21日11:09 | #1

    厉害了word哥。。。 突然特别想知道你一周之内是不是去三亚了?然后还穿了比基尼?

  • 2017年3月13日19:03 | #2

    一孕傻三年看来是真的,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陈小花了!

  • 大笨蛋
    2017年6月2日13:54 | #3

    很美

发表评论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标签: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