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上海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家

八年前我来到上海,从此就在这里扎根,认真的生活了下来。每年只有春节或者长假的时候才回家一两趟。(当然,绝大多数在上海生活的外地人都是这样的,也没什么特别值得一说的)

“上海好吃的很多,但是上海的水像被人下了毒一样。浓郁的漂白粉让人觉得自己喝的是石膏。。。但是喝了几天之后就完全习惯了这种味道,好像自己喝的是正常的水一样。人的适应性啊,是如此的伟大。”——这是我刚来的时候写的博客。

刚到上海的时候我才21岁,一张俏丽的巴掌小脸,眉目含情。任何城市都欢迎又年轻又好看又勤快的小姑娘,而我这样伶牙俐齿的,就更加招人待见。

我刚来上海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处处碰壁皆是心酸”,社会也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残酷,租房子也没那么难,便当也没那么难吃,也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下雨天淋点雨就会高烧不止。职场的确有一些勾心斗角,做过几分实习和工作,是有人对我比较凶,但很多人还是对我很和善。

当然这份平和的心态主要归功于我先是到上海来读书的,在学校里安稳的读了三年书之后才开始真正接触社会,那个时候我已经学会了跟人吵架,以及假装嫌价格太贵故意扭头走掉。

尽管这样,来到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开始一段自力更生的生活,对于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来说仍然是处处透着残忍。其中最关键的难处在于对“未知”的恐惧。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其实是一个类似于传销组织的强大团体为你洗脑,或者是有某种“主义”来指引你前进前进前进进——然而在上海这个城市,大家都在匆忙挣命,谁能有空帮你做这些形而上的建筑呢。

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刚刚开始不久,我就生了一场大病。病中的人特别特别容易想家。(但是!其实就算你回到家病也不会好!而且除非是绝症的话,你爸妈也还是照样去上班不可能留在家里照顾你的!)

还好,我没有成为植物人,没有半身不遂,没有吐血,没有失忆,没有不孕不育——我只不过是胃溃疡而已。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捧着一盒超市里加热过的便当,坐在公司边上一个人造小湖(小水池)的边上,一边忍痛吃着饭,一边哭的很伤心。如果有人经过我的边上,看到我这幅悲痛欲绝的情景,肯定会以为我受了天大的委屈,大概是被上司潜规则了吧……

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想家。

我已经算是生活顺利的人,都已经伤感至斯,而那些十几岁就背井离乡来上海打拼的小姑娘们呢?孤身一人刚刚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并没有什么相熟的朋友,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该有多么的想家。而想家的感觉,是那么的掏心挖肝。

但“家”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实际上令人魂牵梦绕的家乡未必真的有上海亲切,电话里嘘寒问暖的父母也和网友一样可能会跟你“见光死”。还有那些蒙昧的邻里们,你一旦踏上乡间小路,就会惊讶于自己居然会忘了他们不明就里但却可憎的模样。

但你就是想家。

那并不完全是“想家”,那其实是“害怕”。几千万人口的上海,那么多个地铁站,每一个都陌生——我全部都能理解,因为我刚来上海的时候也很想家,也很害怕。

“从学校毕业后,我一共做过三份不同的工作,结婚并且生了孩子。”以上这句话就可以概括我在上海的整整八年时光。

我不是来忆苦思甜的——因为当时也没那么苦,况且现在也没那么甜。

而现在不同的是,我对于上海已经完全不再害怕,因为我已经对它很熟悉:这个城市哪里喧闹哪里偏僻,哪里适合逛街哪里全是欺骗外地人的把戏。还有那么多条地铁线,究竟都是通向哪里。

现在我已经是一个上海市民,虽然还谈不上完全的“安居乐业”,但是常年在这里居住,并且认真的在这里从业。另外我还生了一个1岁的小小上海市民。上海已经是我的家,如果我想家,除了会想故乡,也会想念上海。

这一切都不归功于我坚韧的意志,而是归功于时间。所有初来乍到上海的人,面对这个传说中“不怀好意”的城市,一定会都有一段非常非常思念家乡的时光。甚至比较脆弱的人可能会想家想到要死。但你毕竟不会真的死掉,而且最终一切都会好转起来。

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真正帮助初来上海的你,但希望这些文字可以稍许安慰你想家的心。

  • 2017年2月21日11:11 | #1

    你从南京到上海,很近有木有?!?

    我从东北到金陵。。。。。。你猜火车得坐多久。

发表评论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标签: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