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植牙日记(三)

乌飞兔走,白云苍狗。距离小花第一次种牙已经有足足5个月的时间了。期间,我共发表了两篇博客,鲜血淋漓的《小花植牙日记(一)》和惨不忍睹的《小花植牙日记(二)》。此乃续集第三篇。

有些喜欢看热闹的人伸长了脖子想要知道我到底种成功了没有——可是种牙这件事情呀就像楼盘开盘,分为一期、二期、三期、四期,绵绵无绝期。

漫漫植牙路,其实我已经走完了第一期和第二期,由于去深圳出了一个旷日持久的差,所以直至5个月后的今天才开始了第三期的征程。

在这段时间里,无情冷酷的钢筋小牙钉在我的嘴里和牙床的骨头们和谐相处,渐渐产生了感情,水乳交融的化为了一体。于是第三期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已经愈合的牙龈切开,给小牙钉戴上一个钢帽,作为新牙齿的基台。

医生这次更加轻车熟路,啪啪啪三针麻醉戳进嘴唇和牙龈,嘶溜一声牙龈就被小刀划开了,biubiubiu医生就把小钢帽拧在了牙钉上。整个过程极为顺畅,当然麻药退去之后疼的好比胸口碎大石的事情,我就不提了。

戴上小钢帽之后,又要经过两个星期的等待,之后就可以取口腔模型,准备做新牙齿啦!

取模型的这一天,由于过分轻敌,我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想嘛取模型无非就是用类似于橡皮泥一样的东东在嘴里套个模子出来,so easy~然而事实证明,取模型的时候是要先把小钢贸取下来,然后取完再安回去的!医生拔下小钢帽的时候,犹如一道闪电划破全身,伴随而来的是我撕心裂肺的尖叫、浑身战栗不已、大汗淋漓湿透了整件上衣(注意,此处我描写的是植牙,而不是性高潮)。我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医生,医生说:“取模式有一点疼的,有的人的风格是打麻药,有的人的风格是不打麻药——我的风格是不打麻药。”听罢,我差点昏死过去。

我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说:“可是上一次安装小钢帽的时候,我一点也不疼啊”。医生露出神秘的微笑:“因为上一次,你打麻药了呀~”

做完牙齿,我的脸已经肿成一头猪。我凭借惊人的毅力,又回去上了班。再过一个多礼拜,就可以见到我的新牙啦,在这里预祝自己种牙成功,从此能够和新牙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 laislabonita
    2013年8月22日23:02 | #1

    沙发

  • 一头奋力向上的猪
    2013年8月23日16:54 | #2

    小花的文章太逗了…

  • 2013年8月23日22:59 | #3

    “医生说:“取模式有一点疼的”——有错别字
    楼上+1

  • Lonely Planet
    2013年8月27日08:46 | #4

    感觉好疼啊,虽然你想把这个文章写得轻松一点.难道是我小时候带牙套也很辛苦,所以能知道你这强颜欢笑的感觉.

  • 2017年3月8日04:01 | #5

    I am in fact delighted to glance at this web site posts which consists of lots of helpful facts, thanks
    for providing these data.

发表评论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标签: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